長期以來,部分西方媒體涉華報道存在偏見,1月11日香港英文報紙《南華早報》刊登評論文章稱,「在部分西方媒體眼中,好消息不是好新聞」,「只有中國的壞消息才是他們眼中的好新聞」,據中國日報網編譯,全文如下:

作者説,在我從事的英文新聞圈,只有壞消息才是真正的新聞,好消息根本算不上新聞,在報道中國時尤其如此。

然而,我想告訴你們的是,這就是為什麼世界對中國經濟在後疫情時代快速復甦感到震驚。

原因很簡單,如果讀者看到的中國新聞都是可怕的事情,在西方主要國家還在拚命遏制疫情蔓延的時候,中國怎麼可能突然就擺脱了疫情影響?

美國有句諺語:「體制運行起來就是有效的。」

文章説,然而,如果中國的體制奏效,這在西方就不是新聞,尤其是在主流英文媒體中。這實際上導致了西方公民在智力上的劣勢,阻止他們對一個他們被告知是對所謂「自由、民主和世界和平最大威脅的國家」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或看法。

文章以涉華疫情報道為例稱,在部分西方媒體眼中,好消息不是好新聞。隨便問一問西方讀者,你認識這些名字嗎:張永振、李蘭娟和李文亮?

我們大多數人都聽説過李文亮醫生,因為中國和外國媒體都對他進行了報道和評論。

作者説,西方讀者可能對另外兩位不太熟悉,除非你是政府決策者、醫學專家或密切關注新冠疫情的人。

但大多數醫學專家都同意,正是張永振和李蘭娟的行動拯救了許多中國人的生命,並向世界發出了疫情危險的警報。

事實上,著名的科學出版物《自然》雜誌將張永振教授和李蘭娟醫生評選為「2020年度科學界十大最具影響力人物名單」。美國《時代》雜誌將張永振教授列為2020年最具影響力的100人之一。兩位教授的行動和建議幫助中國渡過了難關。不過,他們的新聞價值要小得多,因為兩人都在中國體制內工作。

《自然》雜誌稱,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所研究員、復旦大學張永振研究團隊從標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,獲得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後,率先向全球公佈了該病毒序列,初步判斷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,並就此發出了警示。

領導埃博拉病毒基因測序團隊的哈佛大學教授帕迪絲·薩貝蒂在為《時代》百人榜撰文時表示:「新冠大流行是一場全球災難——但它本來可能會更糟糕。值得慶幸的是,張永振領導的研究小組在第一批病例出現後僅幾天就公佈了首個Sars-CoV-2基因組。這些數據使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可以在2020年1月開始進行檢測病毒的實驗。世界各國感染與診斷之間的鴻溝很快得到彌合,挽救了無數生命。」

文章説,中國第一時間向全世界分享了一種當時鮮為人知的病毒的最新數據。然而,包括即將離任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內的一些美國宣傳人士仍聲稱,中國在武漢疫情上「隱瞞和撒謊」了很長時間。

此外,疫情暴發後,傳染病學專家李蘭娟醫生加入高級別專家組,廣州醫科大學呼吸系統專家鍾南山在武漢領導了這個研究小組,中國專家團隊建議武漢「封城」。

計劃成功了。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流行病學家麥金太爾説,嚴格的防控措施顯然幫助中國出色的控制住了疫情,並避免了疫情在中國繼續暴發。建模人員估計,封城舉措延遲了疫情在中國的傳播,讓其他地區有時間準備應對。病例數在幾周內就下降了80%。

香港大學流行病學家本·考林説,封鎖一個擁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以阻止疫情擴散,這是獨一無二的。「我認為這方面沒有先例。」

作者説,這一措施當時受到全世界的質疑和譴責,但現在許多國家卻開始不同程度地效仿中國。

責任編輯: 潘若水